失败的惊喜 / 2012.6.16

地点:广州大学城
人物:陈星光 彭增 彭珠才




 
我们试着往水泥上添加各种不同的东西想让它们结合,想象能出现令人惊艳的东西,例如陶瓷上的釉彩。

然而,新材料探索的道路上总是充满惊与喜。失败困惑,感动激励,放弃不舍……

想象釉料能在水泥表面附着结晶,如过去所见的艳丽、清透、潋滟、或浑厚,第一次实验,当时看,是残败的糟粕,釉彩无彩,没有一点潋滟,没有一点浑厚。釉彩与水泥“熔”为一体,无法形成光滑有厚度的表层。大家颇为疑惑也大胆尝试——比例?成分?媒介? 通过一次又一次的实验,最终也没有准确把握水泥与彩釉之间的关系。虽然,从实验目的的角度看是失败了,但其中的收获更能沉淀到人的心底。至少我们是这样的感受。这是一种重度的沧桑感,虽然残缺,但斑驳得醉人。旷达粗砺的水泥,因为有了火的痕迹,温暖且厚重,剥落的釉块捏在手里能微微听到清脆的声音,静到心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