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作就是旅行/2011.5.24
地点:土耳其
人物:许刚 bailong


土耳其之行并不是一次单纯的旅行,为设计的项目寻找矿山,挑选石材,本是工作,工作也是种旅行,是种让人着迷的人生体验,我无所谓工作与旅行的区别,都是满足自己的方式。把旅途中的感触说出来,告诉亲人、朋友,是件快乐的事情!


经过十个多小时飞行,当地时间早上四点到达伊斯坦布尔。伊斯坦布尔是这次旅途的中转站,做石材贸易的中国商人从不在这停留,大多是直奔土耳其东部或南部地区,那儿是他们的目的地。我前往的第一站就是南部伊兹密尔位于爱琴海边的一个小城镇。当地石材代理公司的工作人员bailong在土耳其亚洲区域的布萨等待我,必须坐客轮穿过马尔马拉海与他会面。
 

对于爱琴海的浪漫与地中海阳光的向往,使我忘却了飞机上的疲倦,时差在我身上也没什么影响。的士从机场到客轮码头一直沿着博斯普鲁斯海峡行驶,可能太阳还没出来唤醒大海的原故,没有闻到海边特有的腥味,空气中带有一丝淡淡薄荷味的清凉。

带着渴望心情探寻车窗外的一点一滴,感触并不是很多,只有新鲜、兴奋!海边残留的古罗马帝国城墙,勾起了在书本上看到伊斯坦布尔历史介绍的臆想,一定要抽两天时间走走伊斯坦布尔,对我诱惑的不仅仅是空间的变化,古城墙上斑驳的时间才是我最大的兴趣!

到达码头,海就在身边了,由于天色还没亮起来,感觉不到博斯普鲁斯海峡的美丽。海岸边的建筑群依山而建,清一色的红屋顶一层高过一层往上爬,清真寺的唤礼塔点缀其间,比较醒目。建筑物都不高,两层三层的,实话实说,很多中国人可能觉得有乡村的感觉,如何堪称国际都市?一直认为世界上最值钱的东西一是时间,二是艺术,在这不高的建筑群里这两种气息都渗透了出来,吸引着我!

让人惊奇的是海鸥就在我脚边舞动,对所有的人都表达出善意。清晨的阳光开始铺了下来,天空在变颜色,越变越蓝,蓝出了透明,一直透明到海水里,原本墨灰色的海水也有了天空色泽,一切生动起来,博斯普鲁斯海峡美丽了!

赶早班客轮的人并不赶,不急不忙的,平和协调,有的在户外休闲区聊天抽烟,抽烟的女士比男士多,不晓得是故意摆弄还是自然姿势,聊天的手式与抽烟的动作相互穿插,姿态优雅。有的在室内咖啡馆里喝着红茶,扯着面包,一节一节的送到嘴里蠕动着,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空气发呆,没有在广州那种连上电梯都你争我抢的气氛,我很喜欢这种状态。

 

客轮有三层,低层装汽车,象个室内停车场,上两层坐客人,干净整洁,秩序感很强,上千个座位几乎坐满了,但很安静。我的座位靠窗边,窗外的景色只有天空与海水,空气与阳光是两味调合剂,把两者融合起来,海天一色,极其纯粹,不时有几只海鸥飞过,为这种钝粹添加了一点生气。阳光很友好,透过玻璃抹在我身上,第一次感受到地中海阳光的温暖,这种温暖安抚着我初到异域恐惧与兴奋的心情,无边的空间里没有参照物,海轮一动不动象摇床般的荡漾,不光把心荡平了,连身体也安静下来。在地中海的阳光里,我,睡熟了!

经过100分钟的航行,到达了布萨的码头,bailong已经在早早等待,热情幽默的bailong一张典型的伊斯兰面孔,精明透了点善意的狡黠,能说一些简单的中文,可以很不错的沟通。

bailong把我安排在租用的公寓里做短暂休息,公寓独门独院,完全开放的面向街区路面,并没看到什么防盗措施。环境营造的简单但细腻,能看出生活的自然状态。整个街区的建筑矮小精致,散发出统一的地中海风味,环境幽雅轻松,各种风情咖啡馆融合其中,安静配合着生活的享受,使我产生一种久违了的安全感!这种安全感竟然与我童年时代生活的氛围有点类似,差别的是这里建筑整洁干净,秩序规范。童年时代生活过的小县城,建筑环境并不好,但家是开放的,包容的,街区的气息是放松的,曾经给我极强的归属感。最近几年一直生活在广州,越来越觉得人已经成为建筑或环境的背景,建筑的样式成了生活的主体,逼迫着人去适应由技术所引导出来的形式!这里的环境使我认识到生活不应该仅是一个由机械设备、技术水平决定的,更不应该由少数人为了自身的体面与政绩而牺牲人的本真来决定!建筑环境是人用来交往沟通,用来享受的,是人的背景,人才是主体。一种对沟通的渴望与家园的向往,我却只能在旅行中以飘荡来回忆!不知何时才能找到自己的归属感与领域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