尼泊尔的表情/2011.10.15
地点:尼泊尔
人物:江山 二哥 董董



 

做好设计,必须了解世界的宽度,必须观察人文的深度。

一直以来,旅行在我心目中是种留存与记忆的过程,带着工作行走而已,行走无关风景,只关心灵,自由的感受非常重要,只有这样在旅行中积累的记忆才能留存,在思考中促进记忆转化,这些记忆你可以忘记,但粹片永远留在脑皮层,该到用处自然冒出。


藏传佛教有种状态叫观想,眼睛一闭,象看电影似的,能预测未来,看到当下时间后面发生的事情,我相信这种观想。每个人都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心理经历,在一个场景里,突然会感觉到这个场景曾经发生过,曾经一模一样的经历过,我猜想这应该是个人记忆粹片的组合,在外因提醒与促进下,迅速把过往的记忆甚至是梦境中的留存进行组合配搭,形成眼前场景的巧合,感觉如此熟悉,如此相同,又不知什么缘由。观想应该是一种记忆的的修炼,一种对宇宙规律的摸索,用过去影射未来,用规律把握现在。这种修炼就是旅行,一种对生命的感悟,一种思想的朝圣。

 


 

尼泊尔,我们强烈的感受到人的存在,一个民族,一个国家,一个地区的表情反映在人的脸上,尤其是那些平凡的大众。


感受身边这样的人流存在,自然就会思考生命的意义是什么?人以一个细胞衍生,以一堆灰的姿态离去,轮回也可能只是灰在飘荡,生命本身没有意义!有意义的是这段生命过程,体验享受过程中的一点一滴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程,但价值观不同,每个人的思维方式也就不同,自由的思维方式是最大的财富,自由在高处,高处是思想!


尼泊尔的表情不在那些自然风光,在于人的脸上以及与人相关的那些思想,信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