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庙人·群像/ 2015.11.13 

地点:广州 三善 
人物:刘嘉淇 吴婷婷 





庙有几重,在主庙的龟池前,一个披着军绿旧大衣的板寸头凑过来,递过一盘几分几角的硬币:“扔!”我们摇头拒绝,他又将铁盘放在我们手边,“扔龟!”。



“要钱吗?”,同行的姑娘谨慎地问了一句。他摇摇头,又将铁盘推过来。本着自以为是城市人的警觉,我们还是谢绝走开了。但他却还一直倚在龟池边,歪着头斜眼盯着们。游到侧庙,有两位老大妈在唠邻里八卦。对在这样一座庄严寺庙里唠嗑的老大妈感到好奇,于是我们也凑过去坐着,不甚礼貌地作旁听生。



 


没想到,板寸头竟也一路跟来,一直盯着我们。老大妈看见他,眼睛一瞪,呼喝着把他骂走了。我向老大妈告状:“他刚才还拿了一盘硬币给我们扔龟,说是不要钱的!是不要钱的吗?”

老大妈盯了我一眼:“不要钱你也不能拿。扔龟许的是你自己的愿,做甚用别人的钱?”

我一时语塞。面对这免费的“馅饼”,我的内心的确有所动摇。难道他那小眼睛竟看出我的小小贪念,所以才一直紧跟着我们不放?这庙里的板寸头如此精怪!



我又厚着脸皮问老大妈:“他是干嘛的?”

“骗钱咯!这里有问题的,傻子!”,指指脑袋。

“为什么不赶走他?”,我十分惊讶,又问。

她不太客气地反问:“庙啊,有手有脚的人都可以进来啦,那你为什么又可以进来?”我顿时又语塞。



 


佛曰:“众生平等。”但从弱肉强食的都市丛林里走出来的我们,早已形成一种观念:崇尚强者,驱逐弱者。天天看政客在电视上大谈公民平等,看书本里教平等意识,在微上写拒绝歧视。口口声声要尊重性取向,然后看见同性恋依旧投去窥视的八卦目光。我们大声说着要平等,却坚定地走往不平等。我们竟都不如这古庙里的老大妈实诚又通明。



“你书读得多,这些东西反而不如我懂呢!”她仿佛看穿了我内心的想法,嘲笑道。





 

隔天,同去的姑娘突然递过手机给我看她在龟池前拍的照片。只见龟池石栏边,一个军绿色大衣的人正躲在富贵竹绿叶后悄悄探头,窥视着镜头这边,我不禁毛骨悚然。古庙气度恢弘,佛音渺渺,庙里的傻子却是如此精怪的,老人家狡侩聪明又虚张声势,洞察人性,似是一个怪里怪气的桃花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