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住木艺之美 / 2015.12.04 
地点:广州 番禺 
人物:曹师傅 刘嘉淇 吴婷婷 




给本土做木工的,是工厂附近一间木工作坊的曹师傅。


说是木工作坊,其实就是小小的一间砖房,只有曹师傅一人经营,有时候忙不过来,妻子也会来打下手。



 


有20年木工工龄的曹师傅见证着手作木工由最后的繁荣逐步走向衰落,从从前在国企跟着工程师学习到给私企干活,再到后来自己出来单干,他说,当年很多跟他一起当学徒 的人,到现在还在做木工的已经没几个了。  


至今还坚持着经营这家小小的木作坊,但曹师傅并没有扩张的野心。按他的话说,扩张就要招学徒,可是现在的年轻人呐大多眼高手低,想要的很多,做得却不仔细,倒不如自己亲自来。木工是一门精细活,就算世界如何嘈杂,木匠都要保持内心的宁静,不急不躁,倘若差之分毫,一件出品就算是失败的了。一个木匠交出的木件质量很好,那是因为他交出的是一个手艺人的人格。因此曹师傅宁可作坊规模小些,也希望保证作坊的每件出品都是精品。



小至圆规、刻刀,大至木槌,全是曹师傅亲手制作的实用工具。除了惊叹数量之多,还感叹曹师傅的巧妙心思。


但是手艺传承的问题仍一直萦绕在曹师傅心头," 问题是现在就没人愿意学。首先你要熟悉着图纸,还要熟悉木工的基础知识,除了这个你还要学构造方面的工艺……要好多个方面结合起来,想一下子学会是很难的。但是现在的年轻人你要他学个三五几年,却只拿一点微薄的学徒补贴,那是不可能的,所以现在好多行业都面临着断层的危机。"


像曹师傅这种木工小作坊在中国似乎遍地都是,他们多数规模小,效益不高,大单不敢接,小单接不多,在机械化的大厂和政府重税之间夹缝生存,像曹师傅那样还能糊口有 余并不多,更多的木工小作坊都面临着入不敷出,濒临倒闭的局面。



木工作为一个渗透整段人类文明的古老行业,在日常的各个角落都有迹可寻,譬如榫卯,譬如刨钻,自有人类活动开始就有木工,木工技艺创造的光华跨越整个历史的长河至 今仍灼灼生辉。



然而曹师傅却叹气:“木工这个传统工业,要创新很难啊!”的确,传统木工耗时长,效率低,投入大,要想在这个日益机械化、强调效率的行业里继续存活,必须要寻求一条  革新的发展之路,这的确很难,但本土一直在尝试探寻一种模式。正如曹师傅所说:“我以后就跟你们混了。”当传统木工与新兴设计行业相遇,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?是否能  为传统木工打开一个崭新的局面?




我们的社会日趋功利化,不论是个人、集体,抑或是企业,作为组成这个社会的元素,我们理所当然地享用着资源,却没有尽我们对整个社会、环境应负的一份责任!木工技 艺作为人类文明中的重要一笔,有着独特的原创性、艺术性。不仅仅为了一种过去的情怀,还为了木工之美,当这种文化面临着衰落,我们有责任伸出援助之手,为挽救传统 木工技艺尽一份绵力!



放下功利,只是思考,不断践行,这也是我们一直坚持的。